一月书单

又是新的一年,总第二十篇书单了。一月已经过去,二月也快大半了,不能再拖着不写了。

《重新定义公司》

书名里的公司指的是Google。这本书是用来指导人创业的,不过我读来也很有意思。Google的很多方面都让我欣赏,尤其是写在募股书里的”do no evil”。书里提到了2009年Google退出中国大陆,起因是Google遭到了大规模的攻击,于是两位创始人决定退出中国大陆,至于攻击来源,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而最源头的幕后黑手就是最近频频被推上风口浪尖的百度,Google是”do no evil”,百度则是”no evil can be done”。

《无人生还》

BBC拍了一部同名mini剧,根据小说改编的。大体的剧情类似,但与小说有些许不同。建议不要看剧透,否则会让人丧失大半的兴趣。虽然是小说,但仍然提出一个无解的问题:当正义无法通过法律声张的时候,该怎么办?

《斯通纳》

与其说是一本小说,倒不如说是一本传记,给任何人的写的传记。相信每个人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读着读着就代入了,然后就忘了下地铁。主人公斯通纳一生平凡,做了很多选择:专业,职业,兵役,妻子,女儿,第三者……能感受到他那颗do the right thing的心,有些地方他也确实做到了,但有些地方没有。这或许就是生活的无奈,人的一生中有着无数的选择,有小有大,有轻有重,有的甚至没有对错,但不管怎么选择,心底都期望会有美好的结果,可事实是没有人能拥有完美的一生。“即使不能拥有完美的生活,所幸追求过完整的自我”。

八月至十二月书单

一下子更新五个月,都怪之前太偷懒了。

《独自之旅》

一个人靠别人的善意进行长途旅行。每天只有五刀的生活费,住宿、交通等等都需要别人的相助,并且不能接受现金资助。这种旅行方式可以让人在旅行途中更接近其他人,而不是成为匆匆的过客。不过很少有人能坚持下去吧,因为善意这种东西在现如今还真是稀缺资源。

《三国配角演义》

三国中的不出名小人物传记。虽然都是小人物,却都与重大的历史事件有关。书里的演义并没有史书直接记载或佐证,但作者通过各种史料加上自己的推测,写出了三国配角的故事。三国演义已被广为熟知,配角的故事也同样精彩,读来颇为有趣。

《三体》

这本书或者说这三本书不用多说了吧。国外获奖的科幻小说,作者刘慈欣。三本书中,我最喜欢的是第二本。第一本是铺垫;第二本讲黑暗森林法则,把情节推动到了最高潮;至于第三本么,不如第二本精彩。想了解大概的可以网上搜一下十二分钟讲完三体的视频。对于程圣母这个角色,我之前有过猜测,这个角色的现实原型是不是曾经虐过刘慈欣……毁灭你,与你何干?

《火星救援》

最近上映电影的同名小说。电影情节做过修改,与小说有些出入。逻辑比较严密,科学原理运用得当,算是不错的硬科幻小说。其实这本小说也可以看成火星版的老人与海: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对吧?

最后,统计一下2015年看过的书。一共八本,按实体书来算十一本,每个月一本少点,不算多。考虑到都是利用上下班坐地铁的时间看的,倒也不算少。明年的话,保证每个月一本,尽量多看吧,不设具体的指标,没意义。

清迈印象

这个月公司组织去清迈旅游。对我来说,包含了不少第一次: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住五星级酒店,第一次骑大象……在此不一一而足。我不想写游记,因为网上太多了,有的甚至图文并茂,详细得就像一份完整的攻略。我只想写一两点印象,清迈留给我的深刻印象。

第一个就是慢。虽然清迈是泰国的第二大城市,但生活看起来却是慢悠悠的。泰国当地的导游说,泰国人做事就喜欢慢慢来。本来没什么概念,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近距离接触到了当地人的慢。

清迈的第三天,行程毕。我们在和突突车司机约好的地点等接回酒店。我看到身后有家书店,心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虽然看不懂。

走进去才惊喜地发现是家卖英文书的书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文学,艺术,建筑,烹饪……我扫了扫书架,突然想起一本书来。走到前台,我问营业员:

“Excuse me, is there a book called **?”

“Wait a minite. I need to…” 营业员笑了一下,示意她手中正待包装的书。

“OK.” 我报以微笑,然后继续逛书架。

店里人很少,除了我和营业员外,还有一对情侣,在用泰语低声交谈,时而发出轻轻的笑声。

逛了一圈后,我抬头看了眼前台。那个营业员还在忙碌着,真是慢哪,我心想。索性自己开始找那本书。

找到一半,同事走进来,“车来了。”

我望向营业员,她似乎明白了眼下的情况,放下手中的书,问我:

“What’s the book name?” “**

我凑过去看,没有搜索结果,”Thank you.” 我们互相笑了笑。

我踏出书店,久久不能为刚刚那一幕释怀。都是听别人说泰国人慢,都是看着泰国人慢,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成为那种慢生活的一部分。

第二个印象是干净。常言道,察人观耳后。厕所之于城市,正如耳后之于人。清迈的厕所很干净,没有斑斑“劣迹”,没有“清新脱俗”的味道,就是干净,简简单单的干净。无论是酒店,还是商场,还是寺庙,还是玩丛林飞跃的山上,上到豪华,下到简陋,所有的厕所都很干净。我很惊讶,因为这在天朝是难以想象的。

慢,干净,我无法知道这些印象背后的原因。也许因为慢,所以才干净。又或许因为干净,所以慢吧。

大学的节操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清北复交的节操值多少钱》。文中所说的着实让我大开眼界,并深为不耻。尤其是那套理论体系,简直就是一群磕了药的野猫蹂躏一个进过水的键盘搞出来的。虽然四大力学忘得差不多了,但依然能看出来纯属狗屁不通。

如果单纯只是命名一幢楼,给些名誉头衔,倒也无伤大雅。但把这种玩意引进校园,甚至还不是秘密地,那真是节操碎了一地。在此不想为清北复交洗地,只想讲段历史。

明朝嘉靖年间,有个叫胡宗宪的人。为了平息两浙倭患,他不惜跪舔明朝第一奸臣严嵩的义子。最终平汪直,杀徐海,戚家军也由此而生。虽然严嵩倒台后胡宗宪含冤而死,但终被平反,抗倭伟绩为历史所铭记。

所以,如果不仅仅只是竖了几幢大楼,还提高了教学水平,甚至十年、二十年后能出一两位大师,那么这碎了一地的节操也值了。

下班穿过园区,看见了两只猫。一只黑色的,趴在地上;一只杂色的,坐在石凳上。

我盯着它们,边走边想,当只猫也不错。生存的本能早就刻在了基因里,只要环境不是太恶劣,比如这个园区,活个十几年不成问题。有时只要卖个萌,甚至不用卖萌,就有园区里心情好的、心情不好的人拿着吃剩的甚至猫粮来喂。想动了就爬爬树,不想动了就地睡一觉,人绝对绕着走。天热只要一片树荫,天冷只要一抹阳光,下雨了还有不为人知的小窝。懒洋洋地待这么一上午,一下午,试问这上下班的人群中有谁有我惬意?

两只猫逐渐从视野中消失,我摸了摸肚子,晚饭吃啥呢?

七月书单

《无声告白》

一个华裔作家写的。讲的是一个华裔移民与美国人组建家庭后发生的事,开头便写×××死了,为整本书定下了悲伤的色调。故事很简单,但想表达的却很多,为了不成为别人期望的那样,为了成为别人期望的那样,所有的交织在一起。人由其周围的环境塑造,却在谈论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有点讽刺不是吗?不过这种问题还是不要多想,想多了会出事。总之一句,别活得太明白,该干嘛干嘛。

五月至六月书单

《最好的辩护》

看了这本书之后才真正了解法制和法治是什么。在这个行政命令高于一切的国度,法治,呵呵。

《谁动了我的奶酪》

这是一本多年以前的书了,讲了一个动物寓言故事,相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最重要的一句大概就是,“如果不恐惧,你会怎么做”。

双sim卡的解决办法

不少人有两张sim卡,一张是自己以前一直用的,另一张则是根据自己现有的消费习惯而选择的,并且一般情况下这两张sim卡属于不同的运营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天朝奇葩的网络制式布局,其根本原因大家应该都懂。

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双卡双待手机,双卡双待的诞生也正是应了天朝市场的奇葩需求。如果不想用双卡双待手机怎么办?

现在有这么一个方法,算是比较完美了,但需要两个手机。首先,把不常用的sim卡装在不常用的手机上,这个手机设成呼叫转移,这样电话不会漏接;然后这个手机上还要装一个叫IF的app(前身是ifttt),添加一个叫”Move a phone’s new message to other phone”的recipe,只要把这个手机放家里一直连着wifi就可以了。

常用的sim卡不用我说应该装在常用的手机里,手机上装一个叫Pushbullet的app,这样只要手机能上网就可以收到另外一个手机收到的新短信。

这样,不常用sim卡的来电和短信都被转移到常用手机上。亲测短信延迟不足十秒,欢迎尝试和分享。

一月至四月书单

《高盛帝国》

一月份开始就在看这本书,本以为能在过年前看完,哪知道一直看到四月份。往常一个月的地铁时间能看一本书,这本居然花了四个月,应该不到,当中有半个月过年。书如其名,讲的是高盛的发展史。基本上是按照时间的顺序讲述了高盛前前后后的几位最高领导人,从双约翰,到柯尔津、保尔森。当中有不少金融术语,能猜到意思的就猜,猜不到的就跳过。看这本书期间恰逢天朝牛市,真是巧得很。这本书最大的意义在于让我对“钱生钱”的金融行业产生了兴趣。倒不是想去炒股,或者转行,而是想了解其运作的机理。至于为什么想去了了解,除了好玩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这个新年有点晚

感觉很久没有写点东西,事实上也很久了。年初过年,过完年后又是忙项目,一直没什么时间。当然没时间都是借口,在此要深刻检讨下,不能让博客就这么荒废了。

其实这一篇应该年初就写了,无论是对去年的总结,还是对今年的展望。但后来一想,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写年终总结,太俗了,没意思。于是就揣着这个念头一直拖到了今天,拖到正月都结束了。话说今天还是春分,真是有点晚哪,加引号。

14年原本不应该是个糟糕的一年,可实际上却成了前面糟糕、后面不那么糟糕、总体来说有点糟糕的一年。前面的糟糕,知道的人知道,不知道的人估计也不怎么关心,所以就不说了。后面的不糟糕现在想来都挺有意思,只能说人生碰到低谷之一后再起来时,总归会有点好运。

15年没什么奢望,跟去年一样出去长途骑行一次,仅此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觉得有了第一次,就该有第二次。

写完了,感觉好像什么都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哈哈,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