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七月至十二月书单

《第三帝国的到来》

第三帝国三部曲的第一部,也是我读的M系列的第一本。如果把“纳粹”、“种族”、“德意志”等相关字眼涂掉,有不少地方读起来像是天朝的新闻,而不像上世纪30年代的历史。纳粹党上台除了约1/3的民众支持,还离不开兴登堡。就像作者所说的,本来有很多机会可以阻止,但最终都被浪费了。

《当权的第三帝国》

极左的国家社会主义,加上极右的民族主义,于是纳粹主义诞生了。纳粹党当权下的芸芸众生,也是第三帝国最高光的几年。

《战时的第三帝国》

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十二年的执政经验告诉世人,小国加速,呆脑饿肚,大国加速,天翻地覆;还是银英里赝品古董商杨泰隆说的好,“让独裁者有机可趁的一方负有更大的责任,即使不主动支持,默默看着也是同罪。”

《古拉格之恋》

长者云,一个人的命运,除了自我的奋斗,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男主列夫,莫斯科大学高材生,懂三语,与同级的斯维塔相识相爱,二战爆发后被征召入伍,战场被俘,熬过纳粹集中营,德军将败之际趁管理松懈逃出生天。这些都是列夫的自我奋斗。后来列夫遇到打进德国的美军,一美军少校得知列夫学的是核物理后建议他移民,可列夫还是想回国。美军少校劝他,苏联是没有民主的,但列夫不想谈论政治。回国后,列夫被公诉犯有间谍罪,屈打成招,被法庭判古拉格劳改十年。摆在列夫面前的历史进程被忽视了:斯大林早在二战前就开始了大清洗,大量高阶将领被搞也是苏军前期溃败的一个原因;苏联战时法规定,投降即为叛国;红军中像列夫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是少数,列夫地域流利当过翻译,只要处境好一点点,难保其他人不会看在眼里。列夫悲惨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当然这是事后话,毕竟站在时间长河中认清历史进程的能有几人呢?就像纳粹、斯大林统治时期反对奥斯威辛、古拉格的又有几人呢?

《耳语者》

上学时做错题有错题集,工作中失误了有checklist,那国家呢?有历史。可惜世界上却有个国家把苏联走过的每条弯路都进行了深刻的“探索”。“不学历史的人必定重蹈历史覆辙,然而学历史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学历史的人重蹈历史覆辙。”国家也一样。

《苏联的最后一天》

时值圣诞,这本书刚好看到戈尔巴乔夫发表辞职演说,苏联的消亡对于世界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圣诞礼物,对于西方,这个礼物是“历史的终结”,而对于东方则是“坦克造出来就是要用的”。

后记

德苏三部曲,从盛夏读到寒冬。不管意识形态如何,极权国家迫害的总是那几类人,异见人士、宗教人士、少数民族。不能说民主政体都是幸福满满,但极权之地必定苦难重重。苦的是谁,难的是谁,是读史时容易忽略的问题。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将吸引了太多的景仰、推崇与膜拜,倘若时光倒流,谁能保证自己成为一将而不是那万骨中的一枯?过去十年最糟的一年即将结束,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又将到来。加速时代加速路,may the odds be ever in your favor. GL.

一月至六月书单

《中央帝国的哲学密码》

中央帝国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我是倒着看的,先军事后财政再哲学。天朝几千年的历史,自始至终没有脱离那一套统治哲学。有的只是同一个体系下不同派别之间的相互竞争,争得也是谁能成为当前任用的那一个。去书店看天朝古代哲学书籍和西方古典哲学书籍,两者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后者思考以人为中心,前者则是思考如何提升自己而出仕。中央帝国的哲学真的是把学以“治”用发挥到了极致。

《银河英雄传说》

这套书包括《黎明篇》《野望篇》《雌伏篇》《策谋篇》《风云篇》《飞翔篇》《怒涛篇》《乱离篇》《回天篇》《落日篇》。趁着疫情,在家把《银英传》看完了。表面上看像是宇宙相关的科幻小说,但实际上只是以宇宙为平台讲了独裁与民主制度碰撞的故事。如果遇到明君,独裁制度的优势是很大的,比如莱皇治下的银河帝国。但明君又有几个呢,或者说多久才能出一个呢?谁又能保证自己活着的时候碰到的刚好是明君呢?但设计好的制度是能长存的,当然制度也是需要不断演化的。自由行星同盟能在科技相对落后、地理优势不高的情况下,与帝国打的有来有回,也算是从侧面印证了民主高于独裁的活力。不过占领了伊谢尔伦后,膨胀到入侵帝国并最终被拖死,是后话了。也恰逢帝国出了个莱皇,如果没有莱皇,最后孰胜孰败真是不好说。人物方面,比起莱皇,更喜欢杨威利。莱皇的哲学是赢赢赢,杨的哲学除了赢以外多了很多人文关怀,赢也反思,输也反思。读过无数史书,一心只想退休写作的杨,总是跳出当下,站在历史长河的岸边,不停地思考。这样的人物怎么不惹人喜爱呢?

《棉花帝国》

全球化并不是最近才有的,在工业革命发生后就已经开始了。而那个时候的全球化则是围绕棉花展开的。开拓殖民地用于种棉花,将非洲黑奴运到美洲为种棉花提供劳动力,利用航海将棉花运到英国,开办工厂生产棉花产品,再将棉花产品销往殖民地。当工业革命的果实开始普及其他国家时,革命发生了。最终新兴的国家取代英国成为棉花全球化中的一环。这本书有40%是注释,真的是相当严谨了。新兴国家利用现存技术去追赶老帝国是很容易的,但如何拥能有发明那些技术的土壤则是很难的。

《有所不为的反叛者》

罗老师的新书。是研究历史的罗老师,不是直播带货的那个,也不是普及刑法的那个。历史是遗忘的竞争,这个观点很新颖。罗老师也是不容易,很多话得拐弯抹角、长篇大论地说,不然估计出不了书吧。简中世界写书的真难。

《二号首长》

网上有人说被下架了,所以买了本来读一读。讲的是一个人被空降成了省委书记的秘书,原来离他而去的金钱和女人又开始向他靠拢。讲了不少挺有道理的为官之道,前半部分还看得津津有味,后面就没啥耐心随手翻完了。现实的官场比起书里写的,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许这就是被下架的原因吧。书是在多抓鱼上买的,看完卖回去的时候还发生一个小插曲。多抓鱼发来短信说,这本书是盗版的,之前因为审核失误进入流通,所以把买书的钱退给了我。多抓鱼真是个良心买书平台。

《被统治的艺术》

有明一代,一入军户深似海;光阴百载,删减终成新艺术。这本就是讲明朝军户的生存哲学,美其名曰被统治的艺术。书里有删减,在网上看了那些删减的部分,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就是删了。感觉现在不管看什么书,都有办法提醒你,你看的是过审的,过审的,醒醒吧。无可奈何。

七月至十二月书单

《黑箱》

印象中好像是这本书开启了全球的me too运动。看这本书的事后,作者还在打官司中。等写这篇的时候,官司已经打赢了。真是为作者高兴。之前有段时间,中国也有轰轰咧咧的米兔运动,但很快便归于沉寂。官方的打压应该是很大的一个因素,中国女性的平权以及反性侵依然任重道远。

《坏血》

硅谷有句话叫“Fake it, fake it, untill we make it”。这本书叫“Fake it, fake it, untill we blow it”。讲的是医疗创业诈骗案,可能刚开始的本意是好的,但最终的结局却很惨。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cannot be done by lieing。

《贸易打造的世界》

贸易对世界的塑造力量远超想象。书里有很多冷门但很有意思的小知识,虽然是本大部头,但读起来却一点也不无聊。比如,新加坡的诞生。比如,美洲白银对世界贸易的影响,等等。非常有趣。

《蝇王》

一个看似童话的故事,却有令人沮丧的结局。只能说大部分的人还是太懒了,勤于生计,却懒于思考,最终抛弃了生而为人最基本的东西。另外,如何才能保证民主的未来?

《美丽新世界》

混沌的自由,还是有序的集权?论生在集权国家但有思考能力的人的生存之道。

《大逃港》

时值香港反送中运动。作者估计在写书时已经做了美化,现实很可能比书里呈现的更为凄惨。可惜的是,香港人救了一群白眼狼。

《汴京之围》

郭建龙的书我是反着出版顺序来看。其实这本是军事密码中抽出来单独成册的。讲的是徽钦二宗北狩始末。作者查阅了很多史料,用通俗的语言讲述了那段耻辱的历史。

《中央帝国的军事密码》

概括起来就是,地理上北方压倒南方。除了朱元璋外,古代没人能从南方统一中国。作为一本讲军事地理的书,居然没有一张地图。当然这不是作者的错。对了,汴京之围里也没有一张地图。审查的人怕什么呢?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

讲中央集权政府如何花式从民间吸血。汉武帝真是开了个好头。以前学历史的时候,总是说汉武帝怎么怎么牛逼,千古一帝,但比文景两帝还是差远了。现实中的小政府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呢?

一月至六月书单

《宋徽宗》

宋朝最有才的皇帝,也是命途最多舛的皇帝。徽宗是个好人,但不是个好皇帝。如果不是身在帝王之家,其艺术成就足以名留青史吧。可惜,现在提到他,普通人能想到的就是岳飞诗句里的“靖康耻”。

《莫斯科绅士》

苏联成立后一个前朝的贵族被终生软禁在一个酒店里,直到遇到一个小女孩。革命之势总是疾风扫落叶,但却让某些东西失去了传承,最终带来的就是信仰的失去。

《飞行家》

中篇小说集。作者好像比较喜欢写关于东北的小说,最新还出了一本长篇叫《翅鬼》。有的小说应该是有生活原型的吧,如果有,那还是挺凄惨的。

《后望书》

关于水利的书。讲的是大坝的建造对生态以及古遗迹的破坏,在事情过去后回头来看当初的各种决定是否合理正确,故曰后望书。但后望这种东西只对有些人管用,大部分还是该怎么就怎么,不然怎么会说人的本质是复读机呢。三峡会不会步后尘,只有时间到了才能后望了。

《显微镜下的大明》

透过明朝民间的五个案件来窥探明朝的官场。写的非常有意思,拍成电视剧估计也会很好看。官场的有些东西真是自古以来都没变过,呵呵。

《阿登之战》

希特勒的绝地反攻。这大概是二战时,盟军登陆欧洲后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兄弟连》这部美剧中有一集也是讲的阿登之战,陆军溃败后101空降师奉命填补防线缺口。经此一役后,德军再无大规模反攻的能力。

《鱼翅与花椒》

英国人在四川。一个外国人从自己的视角,对四川美食、风土人情、改革变迁的忠实记录。翻译成中文估计是有删减的,因为里面提到了天安门事件。

《被涂污的鸟》

一本二战的小说。讲一个小男孩因为战争而被父母抛弃,颠沛流离的所见所闻。战争是残酷的,也没有人是无辜的。小男孩因肤色被歧视被迫害,被出卖给德国军人但却碰到一个好人而被放了,最终被苏联红军收留,目睹了苏联的战斗英雄因好友遭暴民所害而狙杀手无寸铁的村民。黑与白的分界在书中是模糊的。难怪会一度被列为禁书。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苏联解体后,政治意识形态的对抗变成了文明的对抗。书中提到了西方文明的逐渐衰落,以及东方文明的崛起:中国文明,印度文明,日本文明。几乎每个文明都学习西方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并改变自己的文明去适应它,从而可以标榜自己文明的与众不同和强大。但这种结合并不是每个文明都可以实现的。虽然中国在崛起,但我并不觉得文明在崛起。中国实现工业化、现代化,但不要思想启蒙,不要文艺复兴,美其名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但带来的问题也是很明显的,文明远远落后于崛起。我们的文明其实没有任何可以输出的东西。

《切尔诺贝利的悲鸣》

Netflix拍了部美剧《切尔诺贝利》, 里面有很多内容来自这本书。这本书其实更像是本访谈,几乎全是作者记录的对话。但读起来一点也不枯燥。印象比较深的是第一个访谈对象,这是第一批到电厂灭火的一位消防员的妻子。她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她的丈夫和她未出生的女儿。看着她的说的话,我差点哭了。还有因这场核浩劫退出苏联共产党的人,是的,没看错,退出共产党。强烈推荐看看这本书,文字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有时候甚至比影像更强大。如果说美剧带给人的是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恐惧和沉重,那么这本书带给人的便是苦难和思考。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久久不息。

《2001太空漫游》

没看过电影,先看了小说。虽然是本科幻小说,却有一个宏大的主题:人类从何而来。那些日常琐事放在这种背景下简直不值一提。有人会说,知道又能怎么样。但只有孜孜不倦追寻的人,才有资格直面其造物主。用最强有力的证据解决困扰多年的简单问题,没有比这更酷的了。

十二月书单

《奈飞文化手册》

奈飞英文Netflix。最近几年壮大得非常迅速,也有很多好剧是Netflix产的,像最近比较火的《李尸朝鲜》,这是Netflix进行剧集本地化的尝试。Netflix既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也是一家媒体公司。这本书就是讲其公司文化,总结下来就是,公司没有离不开谁的,为了公司的壮大和发展,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这就是Netflix的成功之道。

《东京一年》

蒋方舟的新书。记录了她在东京一年的生活,更像是一本随笔日记。有人觉得把这种日记拿出来卖也好意思,但我读来觉得颇为有趣。文笔很好,真不愧是以文字为生的人。虽为同龄人,却超出一大截。有些地方估计是为了能过审出版,花了大段文字去讲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问题,不得不说这是天朝文字工作者的悲哀。鲁迅若在,写出来的文字也会很拗口吧。

《我承认我不曾经历沧桑》

对蒋方舟产生了兴趣,于是又读了她早年的一本杂文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她提到了两种文人。一种是纯粹写文字的,文字脱离时事;另一种则像加缪一样,文字是为了阐述某些观点甚至是政治观点而生的。蒋应该是想像加缪那样吧。有良心的作家现在这个时代不多了,别说文字审查了,连游戏也不会放过,比如《还愿》。我感觉这个国家如果在我们这一代仍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未来一定是行将毁灭的。

九月至十一月书单

《邻人之妻》

很色的一本书,翻译成中文估计会有删减,叹气一百声。大部分篇幅讲《花花公子》杂志的创始人海夫纳,讲《花花公子》如何精准定位男人的需求而成为该细分市场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书中除了部分色情描写外,还写了美国最高法在第一修正案的框架内对性表达的解释。不得不说性表达的自由就是这些色情杂志一步步抗争而来的,向这些勇敢的杂志老板致敬。

《人间失格》

丧,太丧了。抑郁的人看了这本书估计会去自杀。话说作者太宰治就是自杀身亡的,过早看穿生死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啊。

《遮蔽的天空》

三个文明世界的人在化外之地的旅途。三人性格迥异,最后的结局也不尽相同。书里对非洲的描写真是让人对那里的住民产生同情,没有干净的水源,缺乏先进的医疗。要帮助他们还是从这些方面入手吧,铁路什么的还是算了。

《大棋局》

美国人在苏联解体后写的关于地缘政治的书。现在回过头去看苏联解体后世界格局的变化,大部分都印证了书里写的内容。书里也写了台湾问题,基本符合目前现状。书中有一个观点,当世界上不存在一个超级大国时,世界就一定会陷入混乱。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观点,有空可以找找书看看。

《侠隐》

电影《邪不压正》的原著。我先看完了小说,再去看的电影,但电影看了个开头就看不下去了……尴尬的要死。书中对北京人在七七事变前后的生活状态有详细的描写,看着很过瘾有很强的画面感,看小说的同时就像在看一部黑白老电影。

五月至八月书单

真是隔了好长时间,时间隔得太长有的书都有点忘记了,以后还是尽量一两个月写一次的好。

《一个被出卖的杀手》

引人入胜的小说。讲的是一个被陷害的杀手如何复仇。人们总喜欢以貌取人,这里面的杀手也长着一张恶人脸,但即使可恶的人,也有善良的部分。最后到底是被他人出卖,还是被自己的善良出卖,那就无从知晓了。

《活着》

一个人名叫“福贵”,但一生却坎坷痛苦,也许福和贵在他年轻的时候被透支光了吧。主人公福贵的一生可以分成三个部分:年轻时家里有地挥霍无度,结婚后遇上战争苟且偷生,建国后随波逐流妻离子散。要说哪部分最惨,我想应该是建国后吧。真的是国家的一个小拐弯就是普通的人一生。这本书也可以有个副标题————how life got miserable by communism。

《自卑与超越》

人活着是为了追求优越感。看完这本书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其实这本书并不是教人如何解决自卑,而是让人换个格局和角度去看待活着的意义。

《苏东坡传》

苏东坡的一生。唐宋八大家之一,话说他老爸和他弟弟都位列唐宋八大家。能想象吗,一家子三个人占了八分之三。王安石变法是苏东坡一生的转折点,从那之后便是贬贬贬,最远到了海南。那个时候的海南不像现在是个度假胜地。让人钦佩的是苏东坡的气度,没有因贬谪而郁郁寡欢,最终熬到宋神宗挂了被太后起用。苏东坡一生不仅留下了政绩,亦留下了无数的诗篇,试问历史上有几人能做到这一点。说他是天才一点也不为过。

《罗生门》

每个人都有自己立场,所以针对同样的事情,经常是人说人话,鬼说鬼话,即使相互之间是矛盾的。罗生门其实是小说集,除了被人熟知的“罗生门”外,还有其他小说,挺有意思,值得一看。

《被仰望与被遗忘的》

基于现实新闻的创作写作。建桥工人的那部分写得真是好。作者的另一本书《邻人之妻》最近也在看。

《月亮与六便士》

毛姆的这本小说会告诉你,对于某些人,真正的free will是存在的。而除了这部分极少数人之外,大部分人的free will只是在有限的选择中做自以为是的选择题而已。

《鼠疫》

加缪的这本小说讲了一座城市在鼠疫围困下的存亡兴衰。鼠疫只是一种象征,现实生活中能困住人的都是“鼠疫”。

《极简欧洲史》

快速了解欧洲的一本小书。书的一开始抛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欧洲经历了上千年的黑暗中世纪后能在文艺复兴工业革命阶段把亚洲远远地甩在身后?这真是个值得好好思考的问题。

三月至四月书单

《绩效致死》

副标题:通用汽车破产启示。在看这本书之前,我不知道通用汽车曾经还破产过。这本书其实就是在讲到底是KPI重要还是好的产品重要。比如一辆车,一开始可能很赚钱,也能满足员工的KPI,但庸俗的外观、廉价的部件却可能为未来埋下祸患,销量无法后继、大规模的召回等等。绩效就是考查什么就会得到什么,除此之外什么也得不到。当然愿意花几倍的钱搞绩效考核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湖畔》

折射日本畸形教育的推理小说。讲的是一帮父母为了孩子能上好学校,不择手段的故事,不择手段当然就牵涉到了命案。好好的升学搞得跟演艺圈似的,作弊,色相,贿赂,杀人……这样的教育又能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呢?没错,中国也是。

《必须找到阿列克斯》

反转又反转再反转还反转的推理小说。一开始你以为是这样的,随后打脸;看到一半你以为肯定是这样的,又被打脸。对于不按套路出牌的推理小说,除了被打脸打得嗷嗷直叫好以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菊与刀》

去了一趟日本后对日本以及其民族产生了兴趣。这本书应该是了解日本国民性格的圣经。总结下来,基本就是日本人是两种极端的结合体,天皇很重要,义理很重要。这本书写于二战后,至于现在的日本人是不是还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国民性格一般是有继承性的。很想知道日本人自己看了这本书会有什么感想。

一月至二月书单

《穿越百年中东》

自打小时候起便能在新闻里经常听到以色列、巴勒斯坦、什叶派、逊尼派……相比起新闻联播里后十分钟的西方国家新闻,中东人民真的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本书把造成中东现状的前因后果讲的非常清楚,包括中东每个国家的介绍。原因是清楚了,但解法呢?中东的乱局或许就跟当下中国的政治体制一样,无从抵抗,无从阻止。中东的乱局有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各种原因,那么中国的政治体制呢?如果说中东之乱还有情可原,那么中国就完全是自作自受。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黑旗》

看完中东看ISIS的崛起。这本书事无巨细地写了最初的扎卡维到后来的ISIS。中东乱局其实也是一部极端主义发展史,ISIS就是从第三代极端组织基地组织中诞生的第四代极端组织,不光是非伊斯兰教的人,有时候连伊斯兰教的普通无辜教民也杀。我一直都觉得人是趋利的,违反既得利益不带来任何好处的事绝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做,但ISIS真是个例外。更有甚者不远千里来投靠,除了信仰之外,找不到别的解释。世界那么大,为什么要单独抱着一种极端信仰不放呢?又或者说,极端信仰只是手段,真正驱使的还是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