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至十一月书单

《白痴》

以德报怨假白痴,有爱无憎真悲剧

《刑事辩护人》

法治最重要是程序正义,即法无允许不可为。程序正义经常被诟病的就是罪犯有可能逃脱惩罚,但罪犯能量有限,对社会的危害远比不上公权力。没有了程序正义,公权力就会无底线无止境地试探法律的边界,强大的国家机器失控对社会就是灾难。这本书就讲了大阪警方为了收集嫌疑人犯罪证据,在没有申请许可的情况下动用了GPS侦查,最终被最高法判为违宪。反观这边,穿和服就能涉嫌寻衅滋事。这样的天差地别是什么造成的?儒家?佛教?人种?地理?……还是文明?

《盛世的崩塌》

只历一代皇帝,唐朝便由盛转衰。不健康的财政制度、始于太宗的内斗精神,这些都只是铺垫。玄宗任人从贤相集团向聚敛集团的转变,开启了八年的安史之乱。纵然开元盛世的一代贤君,晚年也落得父子猜忌、被太监欺负的下场。唐朝的一众诗人也在这场动乱中起起伏伏,诗圣杜甫更是留下了不少名篇。普通人的一生有多大概率碰上一位贤君?即使碰上了谁又能保证君主一直贤明?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独裁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体制,毕竟盛世崩塌与否全在个人一念之间。

《活在洪武时代》

洪武一朝,明朝版的“文革“。朱元璋亲自编撰《大诰》,要求家家必藏、人人诵读,目的是为了革除元朝“旧风“。清洗朝堂官员,打压基层胥吏,鼓励民间举报,本该休养生息的明朝之初,官民被搞得苦不堪言。《大诰》纯粹是为了朱元璋个人的政治目的而存在的,冤假错案、朝令夕改、首尾相悖充斥其间。洪武时代最佳的生存之道就是当“中农“,即收入中等的种地农民。

《神经漫游者》

赛博朋克小说。说到赛博就不得不提天朝,小小的二维码就能管住所有人,放眼整个太阳系还有比这更赛博的事吗?至于朋克,就很稀少,那个用不要要造句的人算一个。从现实角度来讲,改变不了什么,但只要让看到的、还心存良知的人觉得他说的对、他很勇敢,就够了。干了谭嗣同干过的事,希望不会有谭嗣同的结局,毕竟理论上社会主义比封建主义可是高了两档。

《失落的一代》

上山下乡没能解决城镇的就业问题,没能缩小城乡差别,也没能产生任何经济效益,纯粹是伟大舵手基于个人魅力发起的政治运动,最终造就了与其思想决裂的失落一代,并在之后的某个春夏之交产生了重要的作用。讽刺的是,即使在那个共产主义天天挂在嘴上的年代,不公平依然存在。现如今,如果还有人以知青经历为资本侃侃而谈,那绝对非蠢即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