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至十二月书单

《叫魂》

一个子虚乌有的叫魂案件演变成了荡涤大清帝国上下的“政治风波”。从治理模式来看,几百年前和现在并无不同。当常规模式失效时,便由最高权威介入变成运动模式,这也是对上负责的高度集权制度的“特色”。

《祥瑞》

王莽登基,靠的是西汉末尚儒的氛围和祥瑞;称帝后,经济改革失败,对匈奴、西域的外交也是一塌糊涂;耗完昭宣二帝的积累后,内外交困以至“人心思汉”;新朝末期,足不出长安,最终死于乱军之中。“祥瑞”是应合法性危机而产生的,放在现代就是“赢”。历史总是那么似曾相识。

《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因中苏友好条约苏联失去了太平洋不冻港,斯大林给金日成南攻开了绿灯;苏联缺席安理会,联合国决议参战;为了取得斯大林信任,毛决定出兵朝鲜;战争中期,天朝拒绝了比最终停战协定条件更好的停火协议提案,被联合国定义为“侵略”。谁输谁赢?苏联无疑是最大赢家,既保住了远东利益,又拉天朝入伙。天朝以减员近50万、军费高企的“投名状”换得苏联的援助。南韩结束军政后经济起飞,步入发达国家。北朝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弱者的武器》

马来西亚吉打州塞达卡村引入双耕和收割机后,贫富差距加大,无地穷人面对富人的压迫只剩下诉诸传统这个软约束。天朝的弱者也类似,不公正的对待只能通过曝光传播形成的舆论压力来解决。被人盛赞的“抗疫成功”其实是维稳系统的光鲜表面,弱者的正义在暗处只会被一控一个准。让一部分人先富也是弱者不断失去武器的过程,威权体制尤甚。

《地球上最伟大的一场演出》

一本关于Live Aid的小册子,摇滚乐的高光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