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节操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清北复交的节操值多少钱》。文中所说的着实让我大开眼界,并深为不耻。尤其是那套理论体系,简直就是一群磕了药的野猫蹂躏一个进过水的键盘搞出来的。虽然四大力学忘得差不多了,但依然能看出来纯属狗屁不通。

如果单纯只是命名一幢楼,给些名誉头衔,倒也无伤大雅。但把这种玩意引进校园,甚至还不是秘密地,那真是节操碎了一地。在此不想为清北复交洗地,只想讲段历史。

明朝嘉靖年间,有个叫胡宗宪的人。为了平息两浙倭患,他不惜跪舔明朝第一奸臣严嵩的义子。最终平汪直,杀徐海,戚家军也由此而生。虽然严嵩倒台后胡宗宪含冤而死,但终被平反,抗倭伟绩为历史所铭记。

所以,如果不仅仅只是竖了几幢大楼,还提高了教学水平,甚至十年、二十年后能出一两位大师,那么这碎了一地的节操也值了。

下班穿过园区,看见了两只猫。一只黑色的,趴在地上;一只杂色的,坐在石凳上。

我盯着它们,边走边想,当只猫也不错。生存的本能早就刻在了基因里,只要环境不是太恶劣,比如这个园区,活个十几年不成问题。有时只要卖个萌,甚至不用卖萌,就有园区里心情好的、心情不好的人拿着吃剩的甚至猫粮来喂。想动了就爬爬树,不想动了就地睡一觉,人绝对绕着走。天热只要一片树荫,天冷只要一抹阳光,下雨了还有不为人知的小窝。懒洋洋地待这么一上午,一下午,试问这上下班的人群中有谁有我惬意?

两只猫逐渐从视野中消失,我摸了摸肚子,晚饭吃啥呢?

七月书单

《无声告白》

一个华裔作家写的。讲的是一个华裔移民与美国人组建家庭后发生的事,开头便写×××死了,为整本书定下了悲伤的色调。故事很简单,但想表达的却很多,为了不成为别人期望的那样,为了成为别人期望的那样,所有的交织在一起。人由其周围的环境塑造,却在谈论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有点讽刺不是吗?不过这种问题还是不要多想,想多了会出事。总之一句,别活得太明白,该干嘛干嘛。

五月至六月书单

《最好的辩护》

看了这本书之后才真正了解法制和法治是什么。在这个行政命令高于一切的国度,法治,呵呵。

《谁动了我的奶酪》

这是一本多年以前的书了,讲了一个动物寓言故事,相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最重要的一句大概就是,“如果不恐惧,你会怎么做”。

双sim卡的解决办法

不少人有两张sim卡,一张是自己以前一直用的,另一张则是根据自己现有的消费习惯而选择的,并且一般情况下这两张sim卡属于不同的运营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天朝奇葩的网络制式布局,其根本原因大家应该都懂。

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双卡双待手机,双卡双待的诞生也正是应了天朝市场的奇葩需求。如果不想用双卡双待手机怎么办?

现在有这么一个方法,算是比较完美了,但需要两个手机。首先,把不常用的sim卡装在不常用的手机上,这个手机设成呼叫转移,这样电话不会漏接;然后这个手机上还要装一个叫IF的app(前身是ifttt),添加一个叫”Move a phone’s new message to other phone”的recipe,只要把这个手机放家里一直连着wifi就可以了。

常用的sim卡不用我说应该装在常用的手机里,手机上装一个叫Pushbullet的app,这样只要手机能上网就可以收到另外一个手机收到的新短信。

这样,不常用sim卡的来电和短信都被转移到常用手机上。亲测短信延迟不足十秒,欢迎尝试和分享。

一月至四月书单

《高盛帝国》

一月份开始就在看这本书,本以为能在过年前看完,哪知道一直看到四月份。往常一个月的地铁时间能看一本书,这本居然花了四个月,应该不到,当中有半个月过年。书如其名,讲的是高盛的发展史。基本上是按照时间的顺序讲述了高盛前前后后的几位最高领导人,从双约翰,到柯尔津、保尔森。当中有不少金融术语,能猜到意思的就猜,猜不到的就跳过。看这本书期间恰逢天朝牛市,真是巧得很。这本书最大的意义在于让我对“钱生钱”的金融行业产生了兴趣。倒不是想去炒股,或者转行,而是想了解其运作的机理。至于为什么想去了了解,除了好玩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这个新年有点晚

感觉很久没有写点东西,事实上也很久了。年初过年,过完年后又是忙项目,一直没什么时间。当然没时间都是借口,在此要深刻检讨下,不能让博客就这么荒废了。

其实这一篇应该年初就写了,无论是对去年的总结,还是对今年的展望。但后来一想,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写年终总结,太俗了,没意思。于是就揣着这个念头一直拖到了今天,拖到正月都结束了。话说今天还是春分,真是有点晚哪,加引号。

14年原本不应该是个糟糕的一年,可实际上却成了前面糟糕、后面不那么糟糕、总体来说有点糟糕的一年。前面的糟糕,知道的人知道,不知道的人估计也不怎么关心,所以就不说了。后面的不糟糕现在想来都挺有意思,只能说人生碰到低谷之一后再起来时,总归会有点好运。

15年没什么奢望,跟去年一样出去长途骑行一次,仅此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觉得有了第一次,就该有第二次。

写完了,感觉好像什么都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哈哈,祝好。

十二月书单

《90天单车穿越美国》

一本骑行游记。基本属于平铺直叙,比较值得称道的是作者的骑行方式。由于露宿或借宿,作者与美国当地的人接触比较多,很多事只有实际接触亲身经历,才会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向这个人到中年仍在追寻梦想的大叔致敬。

《我们》

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之前看过《1984》。男主是大统一国一体号飞船的首席设计师,女主I-330是企图推翻大统一国的密谋者。两人之间产生了爱情的火花,只可惜结局却是悲惨的:大统一国未被完全推翻,男主被手术夺去了感情,而I-330在男主的注视下被活活折磨死。感觉朝鲜目前的状态就很像大统一国,也希望西朝鲜不要朝着这方向一步一步走下去。

十一月书单

《解忧杂货店》

这是一本童话,讲了一个很温馨的故事。所有的起源就是一个接受别人咨询烦恼的浪矢杂货店。不过这个杂货店不但接受咨询,还能穿越时空。于是就有了一个个串在一起的人和事。正如书中的浪矢老爷爷所说,很多时候我们向别人咨询烦恼,并不是因为不知道正确的解决办法,而是因为需要他人的肯定。在此向浪矢老爷爷致敬,即使这只是个美好的童话。

《徒步中国》

中文名叫雷克的德国人写的一本书,主要讲的是从北京徒步走到新疆的见闻。书中可以看到一个外国人对中国现状的一些感受,比较新奇、有意思。令我印象深的是作者对徒步的执着,坚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听起来很容易,实际却会遇到很多困难。当然雷克也为他的执着付出了代价,这没法怪谁,要怪就怪这个变与不变并存的时代吧。

星际穿越通俗版

最近诺兰导演的这部《星际穿越》非常火。有同学去看了,看完了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于是要我通俗地把电影情节讲一遍,本人大学时主修物理,虽然多年没碰了,但看看这些硬科幻电影还是可以的。话不多说,下面就是通俗版的《星际穿越》。另外,这是给没有基础的人看的,重在通俗易懂,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望海涵。

开始之前先说一个东西,不记住这个是无法看懂电影情节的。那就是时间是有快慢的,运动的速度越快,时间就越慢。一个星球运动的速度越快,这个星球上的时间就越慢,很可能一个星球上一天,而地球上已千年。不用知道为什么,记住就好。

电影的大背景是地球上环境逐渐恶化,作物慢慢地无法种植,这样下去,人类要么饿死,要么病死。为了避免人类的灭绝,女主Brand的父亲,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方案A,人类全体进行星际移民。这个方案的关键就是那一堆“重力公式”,如果解不出来,方案A就无法实行。这样就有了方案B,人类的胚胎进行星际移民,变相地延续人类的文明。不管哪个方案都需要一个适宜人类生存的星球,唯一办法就是派人到星系中寻找。

正常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最近的星球离地球也很远,可能还没到,人就已经挂了。好在当时土星附近出现了一个虫洞,这让寻找另一个地球成为可能。虫洞可以让你瞬间移动,从银河系可以一下子到达另外一个星系。为了下一代的幸福,男主马少踏上了征程。

在马少之前已经有12个科学家出发了,其中有三个发回了正面消息。于是他们到达了第一个星球,落地后却发现,先前的探测器已经被巨浪给拍散了。由于这个星球时间很慢,虽然先前的探测器发信号只有一会儿,但他们却已经接收了好几年。就这样,第一个希望破灭,而且行动中还死了一个人。

由于燃料不足,他们只能再去一个星球。最终他们的决定是去曼恩(谍影重重男主)的星球,这是因为曼恩是最聪明的,而另一个是Brand的男友,感情会影响人的判断。他们达到第二个星球后,本以为发现了“天堂”,哪知道曼恩是因为贪生怕死而捏造了数据,这个星球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曼恩企图杀死马少,但没有成功,他想夺走轨道飞船却因为无法对接而失败。曼恩死了,轨道飞船受损,马少上演了一场超高难度的对接,虽然成功了,但却被逐渐拉进黑洞。

马少利用黑洞引力加速,为了保证Brand能顺利逃脱黑洞的引力,他把机器人和自己弹了出去,这样可以让Brand获得更大的速度,但马少自己却被吸进了黑洞。

本以为马少必死无疑,但进了黑洞后却创造了一个五维世界。在这个世界,马少可以看到任意时刻她女儿的房间。他利用各种手段(莫斯电码的stay)想让当初的自己留下,但却没有成功。这时机器人告诉马少,它有黑洞的数据,有了这些数据,那堆“重力公式”不就能解了吗?于是马少通过手表的秒针把黑洞数据传给了自己的女儿。马少的女儿也因此解出了“重力公式”,人类因此可以建造出媲美地球的大型空间站,从而进行移民,避免人类的灭绝。

在传完黑洞数据后,五维世界塌缩了,马少漂浮在太空中。虽然对于马少只有几十分钟,但以地球时间计却已经好几年。远处出现了营救飞船,马少奇迹般得救。

得救后的马少见到了满头白发的女儿,同时也发现自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祖宗”。这时,女儿提醒他, Brand仍在遥远的星系执行方案B。也许是有了感情,也许是为救Brand,马少再次踏上星际穿越的征程。

以上便是整个电影的情节,略去了一些不重要的。需要提的是, Brand的父亲知道那堆“重力公式”没有黑洞数据是无法解出来的,他骗了所有人,从一开始就只有方案B,没有方案A。马少的女儿以为父亲抛弃了她,但后来发现是父亲传回黑洞数据后,便冰释前嫌。另外有个小细节,就是五维世界塌缩时,马少看到了正在虫洞中穿越的Brand,这难道就是缘分“天”注定吗?

写了好长,从没写过这么长,不知道×老师看懂了没有。